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凶煞难挡

时间:2018-07-13
中心那个血红色的光柱爆发出一道强烈的光芒,下一刻,十二个妙龄少女组成的圆环出现在青色枪影的前方,她们的脸上都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披散着一头的黑髮,赤着雪白的双足,身上没有一丝一缕,但翻腾不休的血红色烟雾成了她们身上最好的装饰品,玲珑剔透的双峰,茸毛点点的桃源胜地,若隐若现,撩人心神。
  如果是在平时看到这样的香艳场景,的确会让某个好色的男人为之心旷神怡,但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却是益发显得诡异无比。
  此时,童男童女的哭泣声在天宇下大盛,一具高挑丰满的绝妙胴体出现在圆环的中心,一身凹凸玲珑的曲线,披散下来的血红色头髮遮掩了她的面容,只有一双眼睛射出妖艳的血红色光芒。
  而更为奇特的是,她的胴体上有一条黑色的绳状物体上下围绕着,这黑色的物体套住她的头颈后往下走,成八字形交叉束住她的双峰,使得原本高耸及柔软的玉女峰变得更加怒涨,两颗血红的樱桃直挺挺的翘向上空。
  再往下,在她的纤腰围过一圈之后,又穿过她的双腿之间,深深陷入丰茂的茸毛之中,然后又从后面深深的沟壑中伸出来,分成两路,在她修长的双腿上绕下去,一直到小巧的足踝处戛然而止。
  如果目力够好,又仔细观察的话,会看到这一条绳状的物体是由无数的亡灵冤魂纠缠而成,虽然缩小了很多,但每一个亡灵冤魂脸上的神情依然清晰可见,整条绳索传达出来的是绝望、愤怒、无助、凄厉等等,几乎所有包含了所有的负面感情都。
  这近乎裸体的艳女,浑身的肌肤闪动着血红的光泽,那双雪白的赤足踩着翻腾的血烟,飘忽的模样,令人感到无比的诡谲。
  望着于凤舞和龙灵儿,这个艳女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迎着白色的巨龙和无数的枪影张开了她丰润的双臂。
  就像是慢镜头一般,青色的枪影缓缓投入了妖艳裸女的怀抱,至淫至邪,充满恶毒诅咒和无边恨火的力量将龙气和包含风系魔法的真力一一腐蚀掉。
  妖艳裸女的身体发出了阵阵诡异的光芒,她的身躯好像不断充涨变大,但那黑色的亡灵之索却紧紧的束缚住她,令得她胸前沉甸甸的双峰鼓胀得好像要裂开的果实。
  不知为什么,于凤舞和龙灵儿两个人的心突然一阵狂跳,这是她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感觉,似乎是眼前这个妖艳裸女的微笑传来一种令她们难以忍受的力量,她们身上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击败她!」于凤舞和龙灵儿的心中同时升起这样一个强烈无比的念头,她们也只有用最强大的合体技来搏这一次。
  受到两个人心中意念的催动,龙气凝成的白色巨龙更加威势惊人,两道碗口般粗的枪影从白色的巨龙口中吐出来,射向了妖艳裸女的胸口。白色的巨龙挥舞着五爪,带着庞大无匹的龙气随后狂冲过去。
  这一次,万灵血珠的诡异力场无法完全束缚龙气和枪影了。枪影和龙气的去势如电,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妖艳裸女的跟前。
  妖艳裸女的脸上失去了微笑,她周围那十二个少女的脸上也没有了天真无邪的笑容,凄厉的叫声穿透云霄,让处身血海之中的每一个人脑门欲裂,下一刻,谁也听不到这些女人发出的一丝声音了。气血下沉,眼冒金星,即便是处身在光柱保护下的血手天蝎,也是心跳如擂鼓,心神摇摇欲坠。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两道青色的枪影击中了妖艳裸女胸前那一对沉甸甸的果实,血烟绽开,青红相间,十二个少女组成的圆环蓦然扩大,妖艳裸女的身子往后倒过去,她的双腿向前大力张开,正迎上了疾冲而至的白色巨龙。
  一瞬间,这妖艳裸女的桃源洞府急速张开,变得无限扩大,从里面涌出了翻翻滚滚的黑气,无数亡灵冤魂的脸孔在其中一闪而过。白色巨龙去势不减,直冲过去,一头撞了进去,黑气倒捲,一起被吞噬到无底的黑洞里面。
  妖艳裸女的小腹急速变大,鼓胀如盆,当所有的枪影和龙气消失在她的身体里面之后,强烈无比的血红色光芒闪过,令所有的人都身不由己的闭上眼睛。
  倏然,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劲气以妖艳裸女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狂捲,将所有的人全部震飞,玉珠和辛西雅她们各自飞退了十多步,而承受了大部分冲击波的于凤舞和龙灵儿更是飞出老远,落地之后,花容惨淡,口角溢出紫色的血丝,娇躯摇晃不定,又连退了三四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她们身上的衣物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劲气,变成了七零八落的模样,露出来的雪白肌肤上布满了红色的痕迹,显然是皮下的毛细血管承受不住强大压力而破裂的缘故。
  龙灵儿的左肩头处更是有一块乌黑的焦痕,在圆润的香肩上显得是如此的触目惊心,那是被亡灵冤魂之力所腐蚀的结果。但她们最重的伤势还是在内腑,可怕的劲气冲击使得她们的五内俱伤,几乎是一下子就失去了近六成以上的战力。
  叶天龙和小雪因为日剑圣光的保护,又是承受最小部分的冲击波,因此仅仅退后了五步就稳下了步伐,但他们身后的房子就像是暴露在强烈阳光下的雪人、被巨浪沖击的沙雕城堡,一下子崩塌成粉,无声无息的冰消瓦解。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的耳朵才恢复了听觉,各种声浪有如潮水般涌入,令人无法忍受。
  「老子和你拚了!」
  嘈杂的声浪中,宁素女的尖叫声突然传入叶天龙的耳朵里,又看到血手天蝎的巨型血爪在万灵血珠的引导下伸向了脸色苍白,连拿剑的手都在颤抖的小雪,而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又是如此的情形,他的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沖天的怒火,凭着身上涌出的一道莫名力量,猛的迎向了万灵血珠。
  当挥手出招的时候,叶天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中已经没有长剑了,可是已经容不得他再有什么转念,万灵血珠爆出极度的血光,猛的冲向了叶天龙。
  「这是不对的……」
  血手天蝎正在得意之际,见到万灵血珠居然离开预定的路线,不听他的指挥,改变方向去攻击叶天龙,不禁脱口而出,但当他想重新控制万灵血珠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
  就在万灵血珠和叶天龙就要相撞的时候,一道红色的光芒一闪而现,叶天龙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烈焰飞腾的长剑,在红色的火蛇围绕下,里面是黑得令人心悸的剑身。
  叶天龙也不知道这把烈焰围绕的黑色长剑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没有时间去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万灵血珠已经猛烈的撞上了这把长剑。
  没有人能够形容长剑和万灵血珠相撞的场面,也没有人看清楚到底两者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撞击,众人的眼中只有满天的火焰和翻腾的血烟,耳朵里面也只有震裂耳鼓的巨响。
  这是一声让整个高远城都为之震动摇晃的轰然巨响,可怕的劲气四下呼啸,将庭院里面所有的建筑物全部夷为平地,在叶天龙和血手天蝎之间的大地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这个裂痕延伸到叶天龙处身的位置,则变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三丈的大圆坑,笼罩在整个庭院的血红色烟雾已经随着这一声剧烈的爆炸声而消散不见,只有在这个圆坑里充满了有如腥红鲜血一般的浓厚烟雾。
  玉珠和辛西雅她们被无比强烈的的劲气推动着向四面飞闪,小雪连人带剑也一起被冲出五丈开外,凭着她心中对日剑的执着,日剑没有被震飞脱离她的手,但她持剑的手却在不停的剧烈颤抖。
  于凤舞和龙灵儿虽然是在劲气的边缘,却也感觉到身不由己被推了一把,身上原本就破烂的衣物顿时又少了一些,丰挺娇莹的雪峰在里面若隐若现,修长的玉腿也有泰半露在外面了。
  但她们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用眼神焦急的寻找处在现场中心的那个身影。可是等到烟雾完全散尽,她们也没有看到叶天龙的身影。只有远处的屋脊上升起了血手天蝎那个形如厉鬼般的身影。
  当血红色的光芒随着爆炸的巨响倒捲掉头回射时,血手天蝎就知道情况不妙,但他还是无法躲避。可怕的冲击波一举打破了中心的血红色光柱,击中措手不及的血手天蝎,当下便将他整个人撞得倒飞起来,一直跌到十丈之外的屋脊上,将屋脊撞破了一个大洞。
  一阵怪响急震中,血手天蝎的人随着大破洞向下沉落,压垮了下面厚厚的承尘木樑,轰然下坠。顿时,碎瓦、折木、裂板、尘埃,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合着血手天蝎一起如暴雨般向下落,把血手天蝎弄得灰头土脸一塌糊涂。
  一声怪叫,头脑有点晕眩的血手天蝎张口喷出一大口的鲜血,也顾不上现在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单足一点地,一鹤冲霄扶摇直上,穿过破洞重登瓦面,他骇然看到被弹到半空中的那颗万灵血珠发出了异样的光芒,迅疾如流星般的投入了下面的圆形大坑,浓厚的血红色烟雾一开即合,完全将万灵血珠吞噬到圆坑里面。
  他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感受到万灵血珠散发出来的气息,圆坑洞口那一层的血红色烟雾将里面的一切掩盖,他向万一层的血红色烟雾将里面的一切掩盖,他向万灵血珠发出的呼唤,似乎是受到一种莫名力量的阻挡,在烟雾里前进的速度十分缓慢,好像原本和他亲密无间的血海烟雾对他产生了极度的排斥,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十分怪异。
  这时候,一切都已经静止下来,整个庭院变成一片空地,只有那个圆坑的周围和上空濛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那情形看上去怪异之极。于凤舞和龙灵儿连忙纵身到圆坑的边上察看。
  没有找到叶天龙的身影,但发现了血手天蝎傻傻的站在远处的屋脊上,玉珠和辛西雅她们想也不想的同时抢出,想要将血手天蝎除掉。
  急怒的娇叱声中,柳琴儿也从内府如星飞电射一般掠过来,血手天蝎出手的时候她正在房间里面静坐练功,这几天来,一有时间她就潜心静修,想尽快回复到原来的水平,好帮助叶天龙破解万灵血珠。
  方纔那巨大的响动惊醒了处在静修之中的她,她急忙收功赶过来,却不想已经迟到了一步。
  而此刻城中远处更是有修罗等诸多天龙军团的高手喝叱着往这边快速赶来。现在的高远城里已经驻扎了接近六万之众的天龙军团部队,方纔的巨响使得这些士兵也完全被惊动了。
  血手天蝎最后一次向失去蹤迹的万灵血珠发出召唤,依然有如石沉大海。他留恋地望了一眼那散发出淡淡血光的圆坑,暗中猛的一咬牙,抢在玉珠她们冲过来之前,掉头如飞而遁。
  因为他知道再迟片刻,就会被这些女人包围起来,加上叶天龙手下的众多高手马上要赶到了,整座高远城也会被六万天龙军团的将士完全控制起来,到那个时候,没有万灵血珠的他就再也走不掉了。
  原本计划周密的行动竟然会功亏一篑,反而失去了手中最大的利器,血手天蝎的心中后悔莫及。他真的没有想到万灵血珠会在关键时刻出现意外变故,受到叶天龙莫名其妙的长剑一击,居然就脱离了他的掌握,而且由于对手的实力强大,使得他根本没有时间去重新控制它。
  「该死的,这一下真的糟糕了。」
  想起万灵血珠最后那一击的变化,血手天蝎暗暗奇怪,为什么万灵血珠的威力不能完全发挥出来呢,难道真的和材料的纯度有关係吗?
  但是血手天蝎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仔细想这个问题,大批天龙军团士兵肯定会马上在通往谷城的道路上布下天罗地网。
  而失去了万灵血珠,文冶达手中再也没有和别人对抗的实力了,全力飞奔的血手天蝎想到这一点,便当下改道,丢下在谷城望眼欲穿的文冶达,不再回去了。
  玉珠和辛西雅她们朝血手天蝎逃遁的方向追了两步,不约而同的停下来,返身回来了。毕竟,叶天龙的生死才是她们现在最为关心的事情。举目望去,既然场上没有叶天龙的蹤迹,显然是被万灵血珠打到那个坑里面了。
  「公子!」
  站在圆坑的旁边,玉珠和辛西雅的叫声没有得到丝毫的回音,她们两个就想纵身跃入坑中。
  在一边默然细查的于凤舞突然出声拦阻道:「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但此时一个性急的女神战士已经纵身跳下了圆坑,不料还没有等到她接近到圆坑口那血红色烟雾,一股强大的劲气冲出,将她的身子向上推开,根本不让她接触到圆坑,更不用说进到圆坑里面去。
  而且,受到她这样的一次冲击,这个血红色烟雾变得更加浓厚,原本恍若流动的液体也变得像有一层鲜红色的固体凝结在上面,闪动着令人心悸的血光。
  柳琴儿的身子落地,看到这样的情形,二话不说,连忙向于凤舞问道:「天龙人呢?他在哪里啊?」于凤舞没有出声回答,只是神情黯然的指了指散发着血光的圆坑。
  「这里面的力量实在是强大诡异!」辛西雅在一边神情显得十分严肃,她刚刚用自己的心神探索了一下圆坑里面的动静,但是根本无法穿过厚厚烟雾。
  作为神族之一的女神战士那强大的精神探索,在这片血雾前似乎完全失去了效用,尤其是坑内所蕴含的阴魂冤鬼,大大的干扰了辛西雅的灵觉。
  「我的黑暗劲气彷彿石沉大海,完全起不到作用……」原本想要强行突破的玉珠一脸焦急之色,她的话也打破了众女想恃强破雾的期望。
  没有想到连玉珠心中那种依靠暗黑神力和叶天龙之间的联繫也失去了作用,圆坑中的神秘力量委实强大得令人难以置信。于凤舞望着眼前这个散发血光的圆形大坑不禁暗暗心惊。
  「既然是这样,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柳琴儿说罢,就要起身变化,準备再次变身为圣魔神剑,强行进入这个被万灵血珠封锁的圆坑。
  「不可,这万万不可。」
  一直闭目用全部心力探索的龙灵儿蓦然睁开眼睛,急促的出声劝道。本来就已经受伤的她再经过费尽心力的搜索,脸色更加显得苍白,那双月牙眼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为什么?」柳琴儿一愣,望着龙灵儿道。
  「这里面的力量十分的诡异,我虽然没有真正接触到叶大哥的心灵,但可以依稀感觉到他的动静,只是我的心力似乎被一种强大的力场挡住了一样,有些模糊不清。我想这应该就是万灵血珠形成的一种力场。」
  「那天龙在里面岂不是很危险?」柳琴儿问道:「为什么不让我化身为剑,将它破解掉?」
  「因为这样一来,很可能引起整个圆坑里面的力场发生剧烈变化,产生难以想像的后果。」
  「龙小妹是怕玉石俱焚。没有探明里面的情况之前,不能随便动手。」说着于凤舞深深的望了一眼柳琴儿,缓缓续道:「我不想你在没有完全回复之前,再白白失去生命力。因为连续大量的耗损,会让你无法承受的。」
  「大姐……」
  柳琴儿还想再说什么,于凤舞朝她摆手,用坚定的口吻说道:「等我们想出一个好的办法之后,你再採取行动也不迟。」然后,她又对龙灵儿说道:「你受伤不轻,好好休息一下吧。」
  「大姐,你也是受伤不轻啊!」龙灵儿点点头,又忍不住提醒于凤舞道。
  直到这个时候,众女才注意到于凤舞和龙灵儿身上的衣物根本无法遮掩她们娇美的身躯,晶莹洁白的上半酥胸暴露出来了,莹白的肩膀、玉臂也从裂开的缝隙中裸裎,下面的玉腿更是露到大腿的上方,甚至连里面的小亵裤也隐约可见。
  发觉到众女的神色,于凤舞的俏脸上顿时涌上了一层红晕,给她那苍白的脸色增添了一丝夺目的光彩。
  正要说话之际,外面的脚步声匆匆,是天龙军团的一众将领赶到了。
  辛西雅等女神战士急忙纵身到于凤舞和龙灵儿的身前,在众将领进来之前,为她们作一个遮掩。
  「发生什么事情?」
  「大人呢?」
  「怎么回事啊?」
  望着眼前一片狼藉,有如被无数头疯狂野牛践踏过的地面,天龙军团的众将领不禁面面相觑。
  看到如此混乱的场面,柳琴儿连忙出声喝止,然后让几个高级将领留下,命令其它的人都退出去,在外面把守。
  于凤舞嘉许的暗暗点头,提气用十分镇定的语气说道:「大家不必慌乱,刚才是血手天蝎潜入城中,用万灵血珠向我们发动偷袭,幸好已经被我们击退了。」
  虽然没有见到叶天龙,而于凤舞又是站在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的身后说话,但天龙军团的众将领还是对美女战神的话深信不疑,心中也不免大大的鬆了一口气。
  很快,现场只留下了计无咎、维尼、庆计、左岛近、修罗和范铜等十来个高级将领。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的阵容向两边分开,粗粗整理一下的于凤舞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啊……」
  第一次看到如此狼狈模样的于凤舞,庆计等人无不暗暗惊讶。于凤舞对他们也是毫不暗暗惊讶。于凤舞对他们也是毫不隐瞒,将方纔的事情向这些将领简单说了一下。
  「现在大人还陷身在这个圆坑之中,我们正在想办法。所以,诸位将军请不要将此事传出去。」于凤舞的视线从眼前众将的身上缓缓扫过。
  「是。」众人齐声应道。
  这时候这些天龙军团高级将领都将他们的目光投到了于凤舞的身上。这种情况下,身为叶天龙正妻的美女战神很自然的就成为他们指望和服从的对象。
  而于凤舞也十分明白这一点,她略加思索,便以镇定的语气快速下达了数道命令,让军团的将士各回岗位,派人加强城中的巡逻,严密封锁高远城,不让任何消息洩漏出去。
  又下令将将军府内外的守备加强一倍,同时对所有前线的天龙军团将士下达一级战斗令,让左岛近和庆计立刻回前线率军,向谷城的文冶达发动最后攻势。
  「现在万灵血珠已经不再成为阻挡我们前进的障碍。我要求你们在一天之内,攻下谷城,将文冶达的头带来!」
  说这话的时候,于凤舞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莫可名状的威势,即便是左岛近和庆计也不得不心悦诚服的向她低头,而站在一边的修罗是第一次见到美女战神的另外一面,不禁暗自惊讶于这个美女居然有一种天生让人服从的气质。
  「这里有我们就足够了,你们大家放心去做事情吧!」
  末了,于凤舞的美眸中射出强大的自信,天龙军团的众将领无不心中大定。
  离开将军府之后,修罗突然拉住了计无咎的衣服,将他拖到了无人的角落,低声问道:「她真的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万灵血珠吗?」
  脸色看起来一直是营养不良的天龙军团参军大人缓缓摇头,伸手摸着自己的山羊鬍,望着高出自己一头还有余的巨汉道:「据我所知道的,万灵血珠是没有办法对付的。」
  「对啊!」修罗用力点头道:「我也知道是这样。可是她为什么那样说,这不是在……」
  「胡说。」计无咎突然诡异的一笑,道:「在那种情况下,你说该怎么办?」
  修罗的神情一呆,是啊,大家在一起讨论很久,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可以对付万灵血珠,因此让大家留在那里也没有什么作用的,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混乱和不安。而且趁万灵血珠不在文冶达手中的时候,出兵将他们消灭,自然是最聪明有效的决断。
  「好厉害的女人啊!在那样的情况下,她居然能够想到那么多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
  修罗鬆开抓住计无咎的手,不禁喃喃自语道。这一刻,他的心中甚至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到底于凤舞对叶天龙有多少的感情,像这样的时候,她的表现实在是太冷静了。
  可是要说没有深厚感情的话,于凤舞怎么可能为了叶天龙捨弃她偌大的事业和权力呢?
  「体会人情世故,磨练自己的心,会让你在剑道上有更长足的进步。」
  想起师傅对自己说的话,修罗不禁想到,难道师傅让他来这里,也是让自己体会一些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吗?
  「您慢慢想吧,我先告辞了。」
  计无咎微微一躬身,向修罗示意之后便悄然离开,留下了修罗独自一个人在那里发愣。